日韩AV电影_日韩av手机在线_成人av亚洲_一本道不卡

疫情紅線期複盤:華中數控如何在孤城中“求”出3000台紅外測溫儀

發布日期:

2020-06-29 08:59

新聞來源:

華中數控

字體顯示:

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

文 |?韩舒淋 刘以秦

编辑 |?谢丽容


1月23日傍晚6时,武汉華中數控(300161.SZ)董事长陈吉红在朋友圈发出了一个求救信息,“万能的朋友圈,现有一事请求各位支持:我们生产人体红外测温仪的原材料已经没有了。采购的下一批原材料还缺美国ISSI的内存芯片SDRAM/IS42S16160D-6BLI/ISSI/256Mb/BGA 1000只,拜托各位帮我找找国内哪家公司是否有库存?谢谢。”


这条朋友圈发出去四天前,总部位于疫情中心武汉的華中數控,刚刚在1月19日举行了公司年度工作会议,原本公司接着将进入春节假期。


1月20日,在鍾南山院士明確人傳人之後,抗擊疫情的形勢陡然嚴峻。一邊是醫護人員奮戰在抗疫一線,另一边,華中數控这类能够生产红外测温设备的企业,如何抗击疫情保证生产是另一条战线。華中數控恰好身处疫情中心武汉,面临更多困难。


那條求救信息迅速被接力轉發,傳播廣泛,並得到反饋。當晚19時24分,陳吉紅在該條朋友圈評論說,ISSI公司領導已直接與他們聯系,搞定了1000顆芯片。


而這並不是當晚唯一搭上的線。陳吉紅在當晚再次在朋友圈評論說,“剛才,有的朋友幫我找到了ISSI的股東、董事、CEO和銷售負責人,代理商……我們非常非常感動!在災難降臨時,我們中國人,萬衆一心!衆志成城!還有什麽坎過不去?天佑中華!天佑武漢!”


朋友圈求助ISSI公司的芯片,是身处疫情中心的華中數控需要解决的困难之一。仅一小时就解决了原料短缺问题,是華中數控在疫情最困难时期,获得各方援助努力恢复生产的一个缩影。


應急


華中數控以研发、生产中高档机床數控系統为主营业务,同时在电动汽车、工業機器人领域都有布局。涉足对人体的红外测温设备,可以追溯到2003年非典期间。


武漢是國內紅外測溫設備重鎮,技術和産業淵源與華中科技大學密不可分。陳吉紅對《財經》記者說,國內紅外熱像儀技術的研發和産業化可追溯至上世紀80年代,華中科大當時校內有一個紅外熱像室,黃鐵俠教授任副組長。後來中國許多紅外熱像技術的人才、公司都師出此門。


2003年,非典暴发。華中數控基于此前这一领域的积累,开始进入人体测温领域。陈吉红介绍,当年进口设备售价高达80万元,而華中數控开发的产品只卖12万元,当年,发改委紧急立项支持華中數控“远距离人体测温红外热像仪”产业化项目,完成了“紅外智能體溫檢測系統—HY2005B”产品研发,建成了两条产能达到年产2000台人体测温红外热像仪的生产线,以满足非典防控紧急需求。


這兩條始自非典期間的産線,在此後曆次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中都在發揮作用。2009年甲流、2012年禽流感、2014年埃博拉疫情、2019年内蒙古鼠疫等多次疫情防控战役中,華中數控的测温设备都奔赴了抗疫一线,共有2000多台设备部署在口岸、机场、车站、医院等场所。


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这两条产线再次應急启动,投入了战疫一线。


陳吉紅說,1月19日下午,生産部門緊急動員開始紅外測溫設備的生産。由于在2019年9月國外有埃博拉疫情,因此公司此前還有大約200台左右的生産物料。從1月20日開始,生産就進入量産階段。


要重啓生産線,零部件缺一不可。但當時臨近春節假期,上下遊産業鏈公司都基本進入休假狀態,而從1月21日開始,訂單需求猛增,物資的供應很快就將成爲瓶頸。


事实上, 在朋友圈求助前,陈吉红已向校友求助。他说,盘点物料时发现缺少可见光的探头,海康威视包括董事长陈宗年在内创始人团队三人都毕业于华中科大。因此,陈吉红当时通过校友会联系到海康威视,迅速解决了可见光探头的供应。


首批利用存量物料生产的缺口解决了。但随着疫情状况越发严峻,需求激增,新的缺口马上出现。1月26日,陈吉红再次发布朋友圈求助,这次他列出了所需物料的详细清单和数量,一共有11种零部件,多以进口芯片为主,并附上了華中數控副总裁、红外生产线负责人李社林的电话。这一求助信息迅速在电子行业里转发,李社林的电话当时几乎被打爆。


向各方求助寻求物资,是当时華中數控从上至下的常态。華中數控副总裁李社林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春节前,華中數控的红外测温仪库存现货有约100台,很难满足突然暴发的防疫需求。公司所有的高管在各个渠道里发布物料的求助信息。福建冠捷科技公司的老板,临时跑回工厂,撬开仓库的门锁,加急将一批物料送来武汉;一家香港公司,同样也临时撬开仓库,将一批电子元器件送到武汉,前后只花了三天时间。“平时电子元器件的交付周期需要六周。”李社林说道。


武漢當地的公司也在努力援助。求助信息發出後,有業內朋友向李社林介紹了武漢一家電子配套商戶有所需的連接件,但店主已經回安徽老家過年。情急之下,李社林在店主微信指引下找到商鋪,撬開櫃子拿到了連接件。該店主與李社林至今素未謀面,也沒有索要貨款。


测温设备的结构件需要用机床加工,而華中數控自身没有那么多人员和设备。东湖高新园区一家公司正好可以加工,而正值春节,工人都放假回家,于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带着老板娘、儿子、儿媳和少数在武汉的员工自己上阵开数控机床,为華中數控加工结构件。


有的器件需要从海外进口。華中數控曾从海外订购一批探头,通过一个海外快运公司运输,在2月初抵达广州海关,但当天恰好是周六。为了让探头尽快运到武汉,華中數控通过工信部联系广东省防疫指挥部,然后通过广东省工信厅、广东省经信委直接联系快运公司,在周六去海关完成了报关手续,拿到货物。


当时武汉已经封城,交通阻隔,如何运到武汉又是一个问题。最终,華中數控一名当地员工购买了抵达郑州的高铁票,同时又联系武汉警方,在高铁过站武汉停车的几分钟,由武汉派出所派人取到了探头运到工厂。而这名员工到达郑州之后,又立刻买返程票返回了广州。


2月中旬后,武汉当地几乎只剩下顺丰的物流还在运转,并且只运输医疗防疫物资,而華中數控生产红外测温设备所需的零部件并不在此列。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華中數控通过省证监局联系顺丰董秘沟通,顺丰专门下文,要求華中數控所需物料可以当作防疫物资接收。


人員是另一大困難。李社林在3月中旬接受采訪時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武漢工廠有約700名員工,留在武漢的約200名,到崗的約70名,“很多員工春節前回老家了,留在武漢的大部分員工也因爲交通和社區封鎖,無法到崗”。


作爲一家防疫物資生産企業,華中數科有政府部門的複工保障政策,李社林提到,政府開具了50張複工許可證明,但落實到每個員工身上,情況各不相同。車輛通行需要交管部門開具的通行證,出入社區又需要符合屬地管理政策,不是所有的社區都認可複工證明。


一邊加緊複工,一邊也需要重視疫情防控。李社林說,嚴禁員工工作時長超過10個小時,“基本到晚上7點就強制下班”,每天晚上他都會在微信上提醒員工,“早睡覺,不要一直玩手機。”疫情期間,公司給所有員工預定了盒飯,“如果大家反映口味不好,我們就會馬上換盒飯供應商”。


每人每天兩個口罩,一天三次消毒。生産車間也做了區隔,盡量避免多個員工在一個生産車間。


疫情期間,一些員工出來上班後,就回不去了。此前有7名員工都直接住在公司裏,睡行軍床,其他同事幫忙從家裏帶來了電熱毯。公司裏沒有專門洗澡的地方,只能需要時簡單沖洗一下。



多方努力之下,華中數科總部基地的生産勉力維持,但畢竟身處疫情中心,需要克服的困難太多。陳吉紅回憶,到了2月7日、8日,幾乎什麽原料都沒有了。2月9日,運轉了20天的産線第一次休息了一天。


因此,華中數控也很早开始布局其他生产基地的應急生产。華中數控在佛山、重庆、深圳等地有机器人公司,当地产业链较完善,也不及武汉那样严格的封城措施。大年初一,華中數控紧急启动佛山、重庆生产基地来生产红外测温设备。


子公司在佛山的産業鏈配套能力比較強,從初二開始做一些結構件的總裝調試。此外,由于負責紅外業務的高管恰好回廣東中山老家過年,因此直接被派去佛山進行技術交底,用最短時間找到産業鏈上遊做钣金、零部件加工,武漢總部集中做核心的電路板調試,調試完畢後將模組發給佛山的工廠來總裝。佛山市當地政府也將其視爲防疫物資的緊急生産基地,及時提供支持。


借助于當地較好的産業鏈基礎,初一啓動,10天後佛山、重慶的基地就開始逐步投入量産。此前,武漢總部産線産能是日産7台左右,而兩個新的生産基地加入後,日産能迅速提高到了100台左右。


产能提升之外,技术也在升級。


在红外测温设备應急生产的同时,華中數控也启动了十多个研发项目。譬如红外设备的核心部件之一黑体,过去以采购为主,现在也在进行内部研发,以期降低安装、调试成本。


華中數控也及时借助外力。疫情期间,小米主动找到華中數控,介绍了其基于人工智能的人脸识别算法,看是否有用武之地。试用之后,華中數控发现与产品搭配很好,其识别准确率高,适合实施人体测温,解决了高温背景下的测温误报问题。小米无偿向華中數控提供了这一算法,而華中數控也向小米捐赠了一台红外测温设备,并在4月初向小米致函感谢。


中国电信是另一家伸出技术援手的公司。華中數控自身研发的數控系統,可以将设备信息上传至云端来进行分析,而此次红外测温设备也进行了类似的技术探索。華中數控将测温设备的相关数据如使用时间、报警次数等上传,以后可以进行以大数据为基础的流行病学调研。而设备本身部署在不同场景,上传数据可以利用4G卡通讯。为此,華中數控联系了中国电信,中国电信为華中數控提供了100张4G卡,在湖北省内免费试用,不限流量。


市場

此時回溯,疫情以來,2月10日前後是最緊張的。其後隨著佛山、重慶基地産能上來就逐步好轉。3月中旬以來,全國需求下降,形勢就緩過來了。如今隨著各地複工複學,區域庫存重新開始呈現緊張的苗頭。


生产人员缺口也在恢复。从4月下旬开始,華中數控新员工招工入职已经不存在问题。预计“五一”之后,将可以开始两班倒进行生产。華中數控主营的數控系統业务,也自3月中旬开始逐步步入正轨。


迄今为止,華中數控在本次疫情期间共生产了将近3000台红外测温设备,其中包括一小部分海外出口设备。華中數控还捐助了100余台设备,而捐出去的设备中,捐给成都的一台格外特殊。


2月16日,一家成都的机床行业业诠咀芫碇鞫党录欤卸谌A中數控身处疫区尽职尽责为控制疫情提供红外测试仪器,决定与另一家公司老总一同个人捐款,并很快各自汇来了5万元的捐款。


收到捐款后,華中數控团队非常感动,决定将爱心传递下去。陈吉红迅速通过四川省经信厅与成都指挥部联系,在16日晚找到了成都援鄂医疗队带队的成都大学附属医院院长杨进,希望向成都医疗队捐赠一台人体测温红外热像仪。2月17日,这台设备就安装到了成都医疗队入住的武汉锦江国际大酒店。在成都医疗队撤回后,这台设备也一同回到了成都。


让陈吉红格外感慨的是,他当时曾联系中国機床工具协会,希望对捐款的两位业诠纠献苌凭俳泄ǖ溃还饬轿黄笠导叶技峋鐾窬埽硎菊馐腔镜道义之举,不必宣传。


疫情对红外测温设备的需求,使華中數控业绩大增。華中數控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,一季度将从上年同期亏损2493.85万元,到盈利868万-1368万元。


和口罩生产机、呼吸机类似,疫情期间,红外测温设备也在吸引新的玩家入局。过往,国内生产红外热像仪的公司主要包括高德红外、浙江大立科技、華中數控、金盾股份等公司,订单以军用为主。而如今疫情影响下,海康威视、大华股份也开始入局,并推出产品,市場变大的同时,竞争也更激烈。


随着疫情趋缓,红外测温设备市場还能火热多久?陈吉红预测,此次疫情可能会长期持续,需求不会迅速下滑;如果看得更远,红外测温设备可以成为未来智慧城市的组成部分,帮助国家建立防疫体系,进行流行病学调研,还将有用武之地。


作者爲《財經》記者,《財經》記者王鳳對此文亦有貢獻,文章原載2020年5月11日《財經》雜志